暌違六年的六福村,好像變小了。

還是一樣讓我嚇個半死的大怒神,連火山歷險我都躲到別人身後。
還是沒有上去的笑傲飛鷹,被逼上梁山的新設施老油井。
沒有坐過的動物園小火車和,必須自己騎的雙人空中腳踏車。

小時候穿雨衣玩急流泛舟,現在有瀑布我們忙著護著睫毛。
一大群孩子的腳步經過,長大的男男女女尋找笑容的隊伍。

我騎上了旋轉木馬,竟然是所有設施裡最讓我暈眩的一樣。
木馬升升降降,我不張望了,左手邊的她大概也是微憂的,

吶,這一天我們筋疲力盡,找到應該莫忘的初衷了嗎?

熟悉的氣味在我前頭,有些距離到此是美滿,
我親愛的妳,別在孔雀面前哭泣,美麗的羽毛不是為了擦乾眼淚。

白皙到令人無法置信的送子鳥,在炎夏的午後靜靜睡著,
與我們心裡那臘封的模樣,有點相像,靜止,純白,卻也叫不醒了。

童話的世界裡沒有對錯,在現實裡衝撞個遍體鱗傷,
偶爾也要搭上魔毯才會想起怎麼飛翔。

得到美好結局的女主角時常冒險或不顧一切,
但我們還在這緊緊保護自己不想讓夢境面目全非,
親愛的妳,請妳問問我,應該等價交換的現實裡我犧牲了什麼呢?

回家之後我聽到這首歌。


   期待什麼 厭倦什麼
   學不會滿足的快樂
   不停追著 那麼認真
   相愛了 反而不覺得難得

   美好時光 不需要捨不得
   互相明白 誰都不虧欠誰什麼
   不必尷尬 不必拉拉扯扯
   你說走了 說bye bye 了

   從認識到分手 結局還不就 是那麼樣
   像生鏽的遊樂場
   坐上雲霄飛車 坐習慣時 就沒感覺了
   倒不如就別玩了

   結局還不就 是那麼樣
   像生鏽的遊樂場
   旋轉的摩天輪 第幾圈時 也就無聊了
   是該告別了 愛人

(生鏽遊樂場/蔡健雅)



是該告別了,對嗎?

旋轉木馬還在轉圈,習慣了就不覺得暈眩了,
但是習慣了就不覺得開心了。

如果我或妳與他或他一直牽著手,也許早就忘記了手心的溫度,
是世界上最令人泫然欲泣的溫度。

沒有誰被丟下了,只是現在時間是該醞釀,
這樣下一次有誰真的牽起的妳的手,妳一定會開心的像孩子一樣,
就像妳看著我在高空尖叫,笑的那麼燦爛。


有一天我們可以再一起去坐旋轉木馬,只是不能太快就去,

需要先遺忘,才能像第一次一樣欣喜若狂。

創作者介紹

乃大疾走。

黃愛波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