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院線的時候沒去看,一直到最近為了將在影壇中大放異彩的張榕容作品補完,
才去看了頗受好評的「渺渺」。這樣的遲來我反而是慶幸的,在失戀後看「渺渺」,我
想絕對比我熱戀中去看更有感觸,而我也的確如我預期的掉下眼淚,不過並沒有淚流滿
面──「渺渺」在情緒的起伏上優秀的掌握了悲傷共鳴的幅度,讓我想到星光大道上忘
了是哪位評審對梁文音說,「悲傷的歌就是要唱到剛好一滴眼淚流下是最好的」,悲傷
的太多就失去了微憂的惆悵。

  電影只要講到「青春」這個話題,幾乎都是以迷亂、不安、憂愁、狂暴,然後回首
青春,仍然韻味十足。「渺渺」當然不脫青春的各種元素,以及在每個人記憶中都有的
一段青澀的愛情。其實要說的故事很簡單,三兩句就可以說完,但一個半小時的青春如
詩,歲月如歌,卻讓人從中看到自己年少的樣子,不禁泛起也許惋惜也許感慨,也許釋
懷的微笑。

你已經看不到他的樣子了嗎?
你已經忘了他的樣子了嗎?

  如果你恐懼著一樣東西,不敢面對,也不敢嘗試,那就閉上眼睛,不去看也不去想
。當渺渺說自己害怕雞爪的樣子,小璦要他這麼做。渺渺失戀躲在家裡的時候,小璦也
這麼說:「閉上眼睛,什麼都不要看,什麼都不要想。」「你已經看不到他的樣子了嗎
?」「你已經忘了他的樣子了嗎?」一口咬下雞爪,小璦讓渺渺緊緊靠著,「吞下去吧
,你會變得很快樂,很快樂。」我看著渺渺,也跟著將眼睛闔上,小璦那兩句話也同時
問著我,於是我將腦裡的那個該過去的他的樣子用力抹糊.....小璦語畢,我的眼淚便強
行擠出我的眼眶。要忘記一個人的樣子真的太難太難,我咀嚼著,隨著渺渺口中的雞爪
一起吞下。
  劇中有三種感情,渺渺對陳飛的也許強烈而無以名狀,陳飛對小貝的也許模糊得殘
忍,而小璦對渺渺的也許難以言喻。只是戀愛到底是什麼樣子,是如同陳飛說的愛有很
多種,還是小貝說的「我只懂得一種愛」呢?說不出口的界線,或是壯烈失敗的勇敢,
結局會不會一樣?小王子留給了飛機師他的聲音,在遙遠的這一頭眺望星星的飛機師,
是否因為擁有小王子的聲音而不寂寞?也許不管人長得多大,都得不到完整的答案。只
是當那些回憶裡的青澀哭著承認愛過了,往後想起便是一種無與倫比的美麗。

如果有一天,我什麼都失去了,
我知道我一輩子不會忘記,有一年在台北,
我遇到過一個愛過我的人,和一個沒有愛上我的人。

  讓渺渺特地用一種異國語言說出對於戀愛的體悟,也許是為增加一種浪漫,一種旅
行的浪漫,在一個特別的城市,遇到了令人深刻的人們。離開家鄉在台北唸書的我,在
這個城市裡也與各式各樣的人相遇過,因此對這段獨白特別有感觸,青春年少的那幾年
,終於了解戀愛的意義,不在於有美好的結果,而在於當所有文字、聲音、影像全都消
失之後,留下來的盛夏的果實。渺渺在車窗邊笑得燦爛,因為一旦品嘗過,體會過愛人
的苦與澀,被愛的甜與酸,便不會有遺憾。
  於是一個人闖入了,一個人離開了,被留下的人像小璦一樣對著飛機奔跑著,「我
好喜歡妳,可是你都不知道」,雖然哭著,但是手心曾經留下的太陽,卻是真實的存在
過,然後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青春如詩,歲月如歌,我們用各種旋律幫每段時光譜了不同的曲。最後留在耳畔的
那一首,也許再也沒有人會唱給我聽,每每思及,仍會有一股悸動,這部電影給了它一
個名字──「渺渺」。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乃大疾走。

黃愛波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