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會突然想到寫這篇,跟我今天造的孽有關。

是女生應該都知道每當瑪莉來訪時,情緒都會相當起伏。基本上在這時候往往無法壓制住身體裡那頭怪物,甚至更縱情的讓牠出來咬人。在瑪莉來找我的第一天,我殘忍的買了一鍋泡菜鍋上高鐵。(此為錯誤示範,小朋友不要學習)

我坐在自己位置上打開碗蓋時,心裡只想著「平常在高鐵上讓我聞香而不得嚐其味的海灘們現在我要報復了通通把鼻孔給我張大吧哈哈哈」,而當那泡菜的香味撲面而來,我有如獲得車廂空氣爭奪戰的全面勝利。一想到隔壁試圖進入睡眠的少女,和斜後方不知道幾排正在跟暴哭中嬰孩奮鬥的婦女,以及隔一個走道面色淡定的學生弟現在可能都在心裡咒罵我,甚至整個車廂可能都在幹詨「是哪個混帳東西在晚上八點的車廂裡吃泡菜鍋真是不得好死」──我邪惡的裏人格就爽爆了。

但只能說舉頭三尺畢竟有神明,這會是一個勸人向善的故事。因為正當我吃到臉快埋進碗裡時,這班高鐵緩緩駛進下一站,而我旁邊好死不死有一個空位。這時候你可能還不覺得有什麼天大的危機壟罩我:的確門一開走進一堆叔叔阿姨我完全沒有停止吞嚥的想法,但始終沒有一個叔叔阿姨坐進我旁邊的位置。海機咧磨門特,一道刺眼的強光穿透了我的視線:夭壽!帥哥走進來惹!

臣妾今天身體微恙沒有化妝也就罷了,這個當兒臣妾正在忘情的攻略這碗泡菜鍋啊!皇上!皇上您不要看我啊皇上!皇上您為什麼越走越近了呢!不!臣妾旁邊這個空位雖然很歡迎高富帥但不是現在啊!啊啊啊啊啊!

幸好他停頓兩秒就發現在自己的座位是在前面幾排。

不開玩笑帥哥接近我所在位置的那幾秒鐘我心臟都要停了,如果他真的坐下我就想跳車了。畢竟我是以沒有極限的做作這招在江湖走跳,這樣我以後怎樣跟兒孫說嘴!「拎祖媽動如脫兔靜如處子的美好形象(並沒有)就毀在一碗泡菜鍋之下」!

所以各位觀眾,劉備說得好,勿以惡小而為之,凡事會有報應的。像我這樣報應這麼快就到了也是有可能的。

正是因為這個警世的小故事,我決定要來整理個「最不想遇見帥哥的10個場合」。當然這是我的十個場合,相信每個少女心中都有「只有在這個時候我真的不想巧遇劉德華啊」的時刻的!

image201206100005  

(本來想放張正常點的,但我其他的素顏照片都被銷毀了ㄎ。)

 

1. 離家五分鐘內的便利超商

我覺得家附近的小吃攤啦、晚上倒垃圾啦都還好,畢竟我也不是每天都會去小吃攤,倒垃圾也只是在黑暗中一眨眼的事。但是便利超商非常驚人,尤其是半夜的便利超商,冷不防就會有個不知道為什麼要排大夜班的帥哥店員(這是真有其事,還數次發生在不同門市)、或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還沒睡覺「叮咚」一聲晃進門的帥哥顧客。又或是一大清早大家不都不清醒嗎?我還打算到捷運站再化妝先衝進便利超商買個早餐吃吃時,迎面而來一個為什麼這麼早起還那麼有型的帥哥。

 

更可怕的是我會以便利超商的伙食填飽肚子的情況,通常是以「我是一條不願爬行太遠的蟲」之姿,想著五分鐘內我反正就可以閃回溫暖的家了,而使用腳踩拖鞋身穿睡衣披頭散髮粗框眼鏡的造型出門。這樣我看到帥哥到底要怎麼反應?帥哥店員幫我結帳時我到底應該(用我浮腫的眼睛)看著他微笑,還是順手撥撥我(還沒梳開)的長髮?我只想說就讓我面朝地板結束這一回合吧,謝謝你的找錢,我發誓下次你看到(正常時候的)我一定會認不出來。

 

2. 沒有空位的公車上

我已經很久沒有坐台北之外的公車了,可能會被歸類為移民型的天龍國人。但是無論如何以我近幾年在台北搭公車的經驗,是很容易沒有空位可以坐的。如果說是捷運沒有空位,大家還有(1)門邊角落(2)中柱(3)車廂連接邊把手(4)站在別人面前抓著把手晃來晃去,共四種選擇。但是公車裡很遺憾的,你就只有「抓著把手晃來晃去」一途了,偶爾幸運點多了根鋼管抓抓,但搖晃程度不相上下。

anzhan3  

台北不但常下雨,公車地板溼溼滑滑,司機還都很會追求有效率的開車方法。因此當我抓著把手晃來晃去時,就時常被我那長年與我上山下海、鞋底有一半平坦又光滑的鞋鞋兒捅一刀。就算我沒有滑倒,也必須以微˙馬步來維持一種難以捉模的平衡。這種姿勢是不是與穿著小洋裝背著(仿)小香包的我毫無違和感呢,啾咪。拜託站在旁邊的帥哥,你就繼續當低頭族,在你到站之前都不要撇見正在練下盤的我好嗎。希望下次遇見你時我們是在微雨的公車站牌邊,謝謝。

 

3. 任何全程時間超過半小時的交通工具裡

這不用解釋大家應該都懂吧,應該不會只有我這麼邋遢吧(慌)舉凡高鐵、火車、客運、飛機這種會坐超過半小時的都包括在內,應該大家都是以很輕鬆的狀態搭乘吧...反正我承認在我進入這類型交通工具時永遠都懶得化妝,甚至懶得戴好隱形眼鏡或綁好頭髮,絕對一看就知道這個人肯定是從床上跳起來之後來趕車/飛機的。在這種真˙素顏並且隨時有可能再睡個一段時間睜開眼睛時還帶點眼屎的情況下,要是旁邊突然來個帥哥怎麼辦!

1542937507  

我人生中有兩個難以忘懷的經驗使我一輩子對長程交通工具上無法操控的邂逅感到惶恐。其一,是我在去美國那十幾小時理所當然素顏和大眼鏡的過程中,遇到一個XXX音樂學院的帥哥。人家帥也就算了,我媽竟然不識相的去搭訕人家:妳好歹也察覺一下妳女兒現在此時此刻長什麼樣子啊!害我從頭到尾都不敢做作的用娃娃音搭任何一句腔。其二不只是恐慌,可以說是驚悚了。因為就在我素顏亂髮睡死在客運上(不知道有沒有流口水)時,竟然有陌生男孩(目測20歲以下)幫我蓋外套(當然不是我的外套)!在我醒來揉掉眼屎之後還開口搭訕我,太恐怖了,不但無顏面對帥哥還吸引不清楚是否有怪癖的底迪(難不成我作夢叫出來了嗎)

由於回想起過去驚魂未定的緣故我決定把剩下的通通放在下篇(不就是靈感用光了嗎),歡迎各位女性同胞跟我分享各種想在帥哥面前披上隱形斗篷的受辱時刻

如果男生們不了解這種想見又不能見的惆悵滋味,就想想你在沒抓頭髮穿吊嘎藍白拖手上還抓著一團沾有不明物體的衛生紙時遇見安心亞會是什麼心情好了。

 

 

創作者介紹

乃大疾走。

黃愛波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