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努力讓自己開始不要一天一泡眼淚了XD
你有來看我,我想是我半夜太鬆懈的放聲大哭,
希望你沒有為我擔心!


二哥,上一次與你見面,是7/22還23呀,
我們去旗津,坐捷運,走路,然後坐船。

太陽很大,我嘰哩呱啦的講話,
問你的近況,問欠摸和鄭翔,偷婊怡潔身在台北都不主動找我。

你說今天明明是平日,高雄到處都好多人,
你說你看著這些觀光人潮很感動。

我笑說感動到要哭的話未免也太誇張。

我們看著出租腳踏車回憶還沒有這種商店的時代。

我們看到許願池,我說我有丟過中央公園站的階梯水池唷!
你咯咯笑著,忍住嘲笑我的幼稚行為很蠢。

你問我有沒有去過星空隧道,「那是什麼?」我從沒聽過。
於是我們右轉,經過衝浪的人,
再右轉,你說你高中的時候很愛去那裡,
我說我從來沒到過這裡,「你是不是高雄人阿!」你這樣說。

裡面有很多螢光星座,我像個小孩找到新玩具很開心。
「這裡用力一拍手,就會有小鳥叫聲」你繼續介紹,騙人,我說,
然後你拍了力道十足的一掌,啾啾啾的鳥鳴跟著出現。

我簡直像是發現寶物。


然後我們站在隧道的底端,陽光下的海反光的有點嚇人,
很多年輕人跑出去沒幾分鐘就投降。
我站在隧道口立刻補一層防曬說,好!我們走!GO!

我們站在木頭走道上,底下的沙灘有螃蟹。
你說這裡的山壁有很多歪國人攀岩唷。
然後我們看船,我說其中一艘很像黃金梅利號,你不以為然的說是我過度幻想。
我拿起相機拍船,然後拍你,你晃來晃去。

風很大耶,你說。
這樣才自然阿,我說。
那我幫你拍,你說。

不要,風很大耶!

接著我一邊大笑一邊撤退。
你莫可奈何卻又帶著微笑的神情我最喜歡看。

海灘邊的木頭涼亭,我們就不小心在那裡聊天聊了快兩個小時。

問你的未來打算,問你喜歡的女生到底有沒有出現,
我們看著蹦蹦跳跳的高中生和他們的書包,
我們對於穿著絲襪來海邊的仙女感到無言,
我們面前走過的外國男人露著誇張的肚子,

我順手拿起相機,來來合照我說,
我莫約有好久好久沒有拍你,可是你在相機前的表情都一樣。

我說我很想跟好多人見面,
跟你盧小要你去約他們,欠摸阿,鄭翔阿,我想大家一起。
我還說,厚,不要理潘怡潔,她好忙!

我講起去花蓮的驚魂,還有花蓮很不舒適的海灘,
你大力鼓吹我去你的家鄉澎湖玩,我說好。
你說你們高中畢業旅行就是你策劃,帶全班去澎湖玩。

你說你八月初要回澎湖,我說那我剛好回高雄可以去玩耶,
我要你帶黑糖糕給我,你說一定不會忘記。


回程的船我們站在船頭。

底下的機車慌張躲水花,我們笑的很開心很賤。
你叫我快看85大樓和漢神,然後一艘很大的船在我們面前噴了黑煙。

那艘大船乘著夕陽和淺淺的浪花朝遠方行駛,
我說那畫面好像電影,你也驚嘆。


我們一路聊回後驛你要下車,
最後我還一直說,不要忘記唷,不要忘記唷!
我要求的事,你不可以忘記唷!

你踏出車廂前都還在向我保證。


那時候我是笑著的,想著你最好了一定會帶黑糖糕給我吃,
然後在下一站下車走路回家。




二哥,我發現我們總是記得遺憾。
什麼事情還沒做,什麼話還沒說。


可是我們沒有遺憾可以遺憾了,
如果繼續遺憾下去,就沒有任何事情等待誰去完成。


所以我記得的,是我們一起開心的事情。
一點都不遺憾,我很滿足的。



二哥,我們見面的時候我總是叨絮著好想見誰誰誰,
但是唯有見你我們都是立刻約立刻好,完全不用橋,
怎麼好像是你一直在讓我任性妄為,
所以我應該很滿足的。

不該遺憾。


二哥,有你就已經完成我此生最大的願望。

我一直都記得我14歲你15歲那個冬天,
即使我們都不知道永遠有多遠,你還是答應了當時還是小朋友的我,
要永遠當我的哥哥。

我一直都記得,以後也不會忘記。


所以我忍住眼淚,不是因為要遺忘什麼。
而是因為我想把這些滿足和快樂,
都好好的存在我的心裡,不讓它們隨著眼淚蒸發。


你還在的時候我們總是記得遺憾,

現在你先走一步,
我記得的是我們擁有的所有美好。

不是曾經,
現在也是,


你還在我眼前笑著,我知道。

創作者介紹

乃大疾走。

黃愛波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