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之名誰可以抗拒?
我在電影院裡看到銀髮的阿嬤,年輕的男女,和開場前話家常的叔叔阿姨。
這是很神奇的現象,也證明了李安的名字多麼有力,有點像每當王建民比賽,大
家就像強迫症一樣打開電視屏氣凝神那般。

就因為李安和梁朝偉,我在幾個月前就決定要看這部片,準備好要哭,準備好要
咀嚼。只不過繼斷背山我讓大家很傻眼的跟我媽一起去看大晚場之後,這次一堆
人擔心跟異性朋友去看會尷尬的色戒,我竟然跟我爸去看了。....
這到底是不是創舉,我不知道,不過幸好我們沒有在激情場面一起用力吸著青茶
,也沒有尷尬的抓緊衣角。
我的冷靜果然是我爸遺傳的。

----

這不是一部賺人熱淚的電影,卻是一部後勁強到足以讓人一整夜睡不著的電影。
看完之後,千頭萬緒,也許是我太年輕,不過就是個跟王佳芝當初加入愛國劇社
差不多的年紀。對於情慾說是個初學者可能還嫌太多,說未踏近大門也許又太低
估自己。這樣的我看完電影之後搖搖晃晃的走出電影院,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那個
讓身邊阿姨疑惑的說「蛤?結束了喔?」的結局給我的沉重感。
看了很多不同的影評和心得,發現自己了解的太少。很想去看看張愛玲的原著,
卻又沒辦法等過這個晚上,急著想把情緒都丟出來。

色│戒給我的幾乎所有感覺,戲中角色綿密的思緒和情感,建立在幾個點上。第
一個讓我注意到的,

香菸。

菸,對於人來說,是發洩,是樂趣,是逃避,還是麻醉呢?
王佳芝本來是不抽菸的,因為一句「搞藝術的一定要會抽」而抽了她第一口菸。
那時候只是單純在台上演出愛國話劇的王佳芝,是單純的,是理想的。然而到了
他們開始那個有些笨拙的行動,當她開始變成麥太太,王佳芝拿著菸的手,變得
那麼自然。
從大學生對於人生仍然抱持著天真夢想,吞雲吐霧就和做夢一樣輕飄飄的抽法,
到了在他們的基地公寓裡,蹙著眉,吐出的煙像戰爭給人的那般沉重;而上了貴
夫人牌桌,談笑風生眼下的屬於女人心機的較勁,手上的菸又有了另一種意義;
或著是餐廳裡易先生為「麥太太」點的那根菸,有點曖昧意味的那口煙,跟一開
始的爛漫比起來,簡直是兩個世界。

在公車上,抽菸是無憂的建造夢想;在牌桌上,抽菸是自信的掌控,是不認輸的
菸卷上揚;在公寓裡,抽菸是擔憂緊張或害怕,帶著一點無奈的憂傷。
同樣的菸,在不同的時候有著不同的情緒。我從看著那白色菸卷看到王佳芝的轉
變,鄺裕民的理想,易默成的控制慾,甚至太太們的客套逢迎。

香菸之外,還有一種真實的情感流動,那就是,

眼神。

梁朝偉的眼睛很會說話,不得不承認,與麥太太在無人的餐廳吃飯的那段裡,我
被梁朝偉的眼神電的嘴巴都合不攏。若是易默成是這般有男人的魅力,懂得用眼
神暗示一切,那麼我可以理解王佳芝。(不如說我是羨慕王佳芝吧!)她也許不是
背叛了特務組織,而是忠於從眼神得到的訊息和情慾。
我實在是太喜歡餐廳那段戲裡的眼神交流,沒有明顯表示,卻把初次的情感糾葛
用帶點灼熱和猜忌的眼神交會織成綿密的網,緊緊把王佳芝和易默成繫在一起。

但是我最回味的,是電影一開始,那段牌桌上的眼神交戰。
說是交戰絕對不誇張,女人用吐著煙的嘴客套著,一邊盈盈笑著碰牌吃牌,一邊
用眼神示威和拉鉅著。打麻將的手指是漂亮靈活的,乾淨俐落快狠準,也用方塊
圍住自己獨有的領域。
這一段戲看似無關緊要卻是舉足輕重,眼神間的剪接讓打牌的節奏明快有力,開
場就把王佳芝的心情表達出來。微低著頭往斜上角觀察別的太太的眼神懂得察言
觀色,看見易先生後有些詭譎的眼神說不出是對易太太的心虛或是兩人之間的暗
號,笑著為臨時下桌賠罪,實際上另有目的的眼神演著戲中之戲。這一段眼睛的
戲份精采且恰到好處,把我徹底的拉進電影中,更將我扯進王佳芝的角色裡。

另外也讓我印象深刻的眼神戲,是鄺裕民三年後在上海與王佳芝重逢,巷口那一
眸,透出無限的歉意、內疚,卻又帶著期盼。
王力宏也是屬於電眼等級的實力,在這電影中成功的用他的眼睛說了屬於鄺裕民
的故事。從在香港大學的愛國青年眼中帶著憤慨激昂,計劃開始後的興奮澎湃,
無法正視自己不能保護的、因計劃而破身的王佳芝,以及最成功的在於殺了老曹
之後那被血絲和衝動模糊了雙眼,透出的濃濃味道,把鄺裕民從不成熟的理想派
打入殘酷的現實,一直到巷口那一定睛,到最後處決前,那充滿複雜感情的用力
一眼。也許王力宏的演技還不到家,口條或肢體仍然生澀,但是感謝他的漂亮眼
睛,我還是聽到鄺裕民的聲音,大喊著「中國不能亡」。

情慾。

在色│戒裡,情慾是一個主軸,主導著一個愛國性計畫最終轉變成多人之間的情
感糾葛。
張愛玲引述,「到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這句話我剛看時有非常激烈的抗拒,
這究竟是貶低女人的自尊,還是抬高男人的層次,在不眨眼的看過電影裡每一場
床戲之後,我承認了。王佳芝對著特務頭子失控嘶吼的那一段,她說易默成也要
鑽進了她的心裡頭去,那到底是由於易默成散發出的權威和神秘氣息,還是床上
的歡愉讓王佳芝不禁懾服?

老吳說易默成已經揭穿了兩個要勾引他的女特務,色誘不成,下場淒慘。易默成
對女人的靠近是小心翼翼的,在做衣服的時候他觀察四周的眼神,與王佳芝的語
言應對,都是試探,都是「偵查」。
三年後在上海,當他們做了第一次的愛,彼此試探的意味仍然濃厚,即使會跟王
佳芝上床代表這女人的確有吸引他本錢,但易默成這時只是把王佳芝當作是一個
工具,一個挑戰要去征服,於是他暴虐,在激烈的手段成功後,他看似不帶情絲
的離去。而王佳芝更是如此,她的一舉一動讓觀眾猜測著他什麼時候在作戲,什
麼時候動了真情,這是湯唯成功的地方,這個角色和這個年代,就是這樣似真似
假,若是輕易就能被觀眾看出來,未免也把易默成想簡單了吧。
只是第二次的上床,王佳芝也許感覺到自己心態的轉變,防衛心的流失。她對鄺
裕民說,對自己說,最後是對易默成說,她聞到了香水味,她懷疑她害怕易默成
是不是有別的女人。這句話也許聽在鄺裕民耳裡,是在擔心麥太太這個角色太容
易被其他女人取代,但是易默成聽了,卻是一種小女人的猜忌。然而對王佳芝來
說,這段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她的神情和激動的聲音裡頭是不小心流露出了真情
,還是又一次的高超演技?
第三次,也是時間最久的床戲,他們變換體位,肢體交纏,肌膚與喘息融成一片
。其中最重要的畫面是王佳芝用枕頭把易默成的眼睛蓋住,易默成曾經說他不去
黑的地方,對於黑暗是如次恐懼的他,更何況是視線一片黑的情況。但在這段情
慾的享受中,他完全信任了王佳芝。王佳芝不是不懂的,甚至我覺得她蓋住他的
眼睛就是一種測試。於是在最後雙方達到慾望的頂點時,王佳芝用眼淚對自己承
認了,易默成是鑽進了她的心裡。
爾後他們再沒有床戲,但是手指緊扣或是眼神交流,卻遠比前面的床戲更透露出
他們的情感,已經互相失守。

最後幫他們之間的感情寫下註解的,是那只燦爛奪目的鴿子蛋。

戒指。

忘記是在哪裡看過,有人說位情人戴上戒指,並不是一個承諾,而是一種自私。
有些太太會要求伴侶時時刻刻帶著婚戒,或是女孩們都渴望情人用一只戒指圈住
她們的心。戴上戒指是自私的,送戒指也是自私的。
男人送女人昂貴的戒指,為的是滿足一種虛榮,我的女人因為我而滿足,無論是
身體上心上或是手指上;易默成是如此,所以他送王佳芝連他老婆都無法得到的
鑽石,我要你為我的寵溺感動。戴上戒指為的是一種掌控,戒指就像是一個標籤
,更何況是另人目不轉睛的鴿子蛋;易默成一句霸道的「戴著它」,是嬌寵下的
控制慾,他要王佳芝清楚的知道「你跟我一起」,這是他的溫柔方式,用金錢用
物質給女人一種安全感,一個無形的保護傘,妳是我的,而我不會讓你受傷。女
人戴上戒指要的是一種安全感,王佳芝在他爸爸的拋棄之後飄搖無依,而易默成
意外的讓她找到了歸屬。得到這枚戒指王佳芝熱淚盈眶,她感動於她找到了一個
想留她一生的人,她悲傷於這個人就要遭逢危險,而她矛盾於是自己親手把愛人
推入險境。

這只鴿子蛋,是最單純的愛情表現,卻也是最複雜的情緒交雜。

片尾,這枚戒指又回到了易默成的桌上。
他的下屬說完早就知道王佳芝一票人的底細,把戒指放在桌上,「你的東西。」
然而對易默成來說,擺在眼前這枚昂貴的戒指,孤單而悲哀。就像是交出去的愛
情無價,卻如同一個可以計算的物品一般被丟回來。那不是我的東西,早就刻劃
上王佳芝的一切的那枚戒指,是易默成的,卻又不是易默成的。愛情是他的,但
又在同時被撕碎,面目全非,撿回來,不會是完整的。

三年前你可以的。

相較於易默成和王佳芝投入真愛最後卻是最遺憾的結局,鄺裕民到底是幸或不幸
?我很想知道易默成有沒有後悔過,更想知道鄺裕民有沒有後悔過。

當鄺裕民給王佳芝那無力的一吻,那是代表了什麼?歉意?安慰?還是想要找到
最後一點點美好結局的希望?
鄺裕民也許是一個成功的學生社團領導者,作為一個男人,他卻失敗至極。也許
人生中必定經歷很多無奈,也許三年前王佳芝的初夜他基於各種理由無法爭取,
也許更早之前對於他們之間的曖昧還建立在美好的夢想上以至於錯過了時機,但
是鄺裕民並沒有試著做什麼,去多給他想要的結局一點機會。
這句話王佳芝講的冷淡,是代表她對鄺裕民的最後一點戀棧已死。王佳芝前進的
速度被強迫的比一般人快太多,而鄺裕民在感情上的懦弱還留在原地。鄺裕民那
一吻讓我感覺到他們兩個當時並不是年齡相仿的人,而是一個仍然天真的孩子,
還以為一切可以掌控,而王佳芝的心已經白了頭,要他們怎麼還有交集?

如果三年前鄺裕民有勇氣,他們的命運會不會改變?
人生不允許如果,王佳芝比誰都了解這一點,她冷靜的走入現實。

快走。

色易守,情難防。
王佳芝和易默成,他們是最深入殘酷現實的人,他們都了解身邊真真假假真真,
甚至連自己是假是真都無法確定。王佳芝隨時在演戲,易默成隨時在提防,他們
禁忌都多,他們規則也多,但是也許當局者迷,身邊的人早就看出來王佳芝有問
題,為什麼易默成這等老手不能發現?
我很認真的抽絲剝繭,想找到他們陷入真感情中的那個起點,卻始終無法得到肯
定的答案。

有句話說,當你終於承認自己愛上的時候,其實已經深到不可自拔的境界。
他們都以為自己很理智,他們都以為已經夠提心吊膽,但是也許在易默成灼熱的
眼神裡,或白床單的高潮中,又或是王佳芝的歌聲裡,不知不覺已經淪陷,而且
是相當濃烈的那種─讓易默成並未懷疑王佳芝最後的不安,讓王佳芝在最後一刻
泛著淚說「快走」。

情難防,這個情字讓他們落入自己的陷阱,讓這場比賽的輸贏混在一起。在感情
上或是在現實裡,誰贏了?
王佳芝失去了性命,但活下來的易默成也許永遠在這段感情留下的空盪中徘徊。
王佳芝成功讓易默成成為他的俘虜,自己又何嘗不是不小心交出自己的心?愛情
沒有輸贏,用愛情編成的人生,更不能論輸贏。

對所愛的人虧欠,留下未完成的愛國夢的鄺裕民;不吞藥自殺,在死前還想為自
己留一點愛情戰勝一切的可能的王佳芝;被背叛,被掏空,連淚水都不能輕易落
下的易默成。其實電影中每個角色都仍然在現今活躍著,也許已經沒有當時令人
惶恐的時代背景,沒有政治和生活的壓力,但是理智和慾望,愛情和現實的拉鋸
卻是永久存在。
看完電影,想了兩個晚上至今,我從色│戒裡往外看我的心裡,有了這樣的想法。

王佳芝最後之所以背叛組織的理由到底是什麼?她愛上易默成的所有原因難道只
是情慾嗎?回到她人生的最前段,其實她只是在這亂世中尋尋覓覓,想找到自己
的價值,和一個可以不必演戲的依靠。她只是孓然一身飄搖了太久,渴望最原始
的安定感吧。
我是一個女人,我想愛,想被愛,但是理由並不偉大。

女人的心裡,也許都有一個王佳芝,矛盾的,孤單的,渴望依靠的王佳芝吧。

創作者介紹

乃大疾走。

黃愛波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