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性的去看了這部電影,
蜷川實花所導演的Sakuran,惡女花魁。



原本只是想看看蜷川老師的用色大膽風格,
椎名女王的現代古典交錯聽覺饗宴,
以及土屋安娜爆衝的角色特性和媚惑臉蛋。
對於劇情我幾乎沒多大認識,
也不期待這會是一部多感動我的電影。

但是打從電影開場那一刻到最後,
我沒有超過三秒分心,
蜷川老師在鋪陳上也如同他的用色般令我驚訝。
而一幫演技派的硬底子演員,
(尤其是菅野美穗和木村佳乃,實在是巨大的犧牲啊!)
更是讓這部戲的老梗劇情徹底活了起來。

雖然整部戲由於是蜷川老師第一部電影,
難免有些攝影專長與電影手法上起衝突之處,
但是仍然是一部就藝術方面看來心曠神怡...(還是說血脈賁張?)的電影。

至於音樂,很多人覺得椎名女王的華麗配樂實際配上電影有些怪異,
也許是因為我是椎名女王的大粉絲,
所以不覺得有太奇怪的地方,反而很適應這種現代聽覺和古典視覺的違和感。
要說唯一讓我有點意見的地方,
大概就是音樂總是出來的很壯闊,卻結束的有點突兀,
加上坐在音響旁邊,看完耳朵都在發抖阿...

金魚如果不在玻璃缸裡,就活不下去。

以金魚做為貫穿全片的主軸,不停的以華麗的金亮穿插在情節之間。
這句話同時也是為煙花女子下了注解。
就算不待在這裡逃了出去,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之所以從小在花魁身邊生活,穿漂亮的和服首飾,
同樣的紅妝和那抹勾人的微笑,
如果不是在這個地方為了吸引男人,到其他地方便顯得沒有意義。
他們有的是令人心癢的美色,雪白的肌膚,
撫慰心靈的軟語,和撩撥慾望的技巧;
但是一旦離開了吉原,就是一無所有。

妝妃花魁大罵試圖逃跑的小清葉那段話,
用最無奈的方式道出了她們的生存方式。
金魚放到溪裡,不過三代就會流於鯉魚之輩,
什麼都在玉菊屋的妳,已經沒有其他選擇了。

到哪裡都是一樣的,光是了解這點,就算賺到了!

土屋最讓我心痛的演技,是在見過惣次郎之後衝到河裡大哭的橋段。
其實那裏讓我想到了她在下妻物語裡,
同樣也是在失戀後跑到河岸去哭的場景。
可能因為她飾演的這兩個角色都是強硬派,
連哭都沒辦法好好的哭的這種情緒一浮現,讓人心酸加倍吧。

清葉曾經以為惣次郎跟別的客人不一樣,
他們相愛相知,她不願意對他說謊,
(就算不是娼妓,人也習慣說謊吧!)
這樣的愛如果說不夠深,那也不知道還能多給什麼了。
沒想到這竟然也是一個見風轉舵膽小怯懦的死男人。
愛情中傷人最深的莫過於這種像是被背叛拋棄的感覺,
明明這麼相信著,竟然就在最需要這種信念的時候被甩了一巴掌。

在大雨中看到惣次郎熟悉的笑容,「啊阿,笑面鬼啊。」
你明明拋棄了我,這抹笑又是什麼意思?
就算我不說謊,看到你這樣的反應就知道你並沒有誠實。
原來到哪裡都是一樣,原來哪裡都是地獄啊。

(不過因為我很喜歡成宮,這段我不停吶喊著"你怎麼可以是一個薄情郎啊!!!")

愛人是地獄,被愛也是地獄。

聽到這句話從高尾花魁口中吼出來,我眼淚就掉下來了(怎麼會這樣!!!|||)
高尾花魁自己已經愛到無法自拔,甚至有一起去死的想法,
她在刁難清葉的時候同時也是在折磨自己吧。

「我們實在太像了!」高尾在跟清葉打架的時候這樣說。
愛人愛到違背自己的生活理念,不說謊或是太執著。
就像不可以對牛郎的體貼放入真感情,不可以愛上薄情的青樓女子一樣,
太過喜歡自己的客人也是不允許的。
愛情是一把雙面刃,要愛就要受傷,
不管是愛著卻一直跌倒,或是被愛著到無法喘息,都一樣痛苦。
而他們沒有時間沒有餘力去痛苦,每天日場夜場的接客,並不容許他們停下腳步。

愛人是地獄,被愛也是地獄,這句話是這麼貼切的形容煙花女子的處境,
講出這番話的高尾花魁,
即使已經看清這些無奈,卻仍然用自己的生命去擁抱了愛情,
她的強烈感情殺死了自己,就像鮮血噴濺到紙門那般絢爛的濃烈,
最後也只換來一句「把這裡收拾一下。」的淒涼。

愛人是輸,流淚也是輸,就算你贏了還是輸!

抓著要打人的清葉到庭院,清次這樣說。
這句話也是逼的我拿出衛生紙假裝擤鼻嚏。
就算你和高尾的這場架打贏了,也不能證明什麼。
在感情上你還是澈底的輸了啊!

就像都會愛情常說,先愛上的那個就是輸家,付出越多也輸的越多,
這句話也是同樣的涵義。
所以在這種煙花之地,最大的勝利者就是什麼都玩到什麼都得到,
卻保護自己得徹底,到最後能全身而退的人。
只要你一流淚,傷了心,在感情這場拉鋸戰上就是處於弱勢。
在玉菊院長大的清次很了解這一點,
我想這也是在最後一部份,他看著日暮花魁(清葉)被武士求婚,
即使察覺到自己的感情,也不輕易表露出來的原因。

沒有一棵櫻花樹不會開花的。

值得玩味的這位老伯角色(抱歉我忘了名字)有畫龍點睛的意義。
他這一句打中了日暮花魁的心事,
等待幸福等待愛情並不是錯的,懷著夢想和希望活下去也不是沒有意義,
櫻花樹不是放棄開花,而是在集氣啊!

日暮的眼淚緩緩流下的時候,我也跟著感動了起來,
追尋自己想要的生活並不是不可能的,
幸福伸手就能抓的到──只要有足夠的勇氣,就能緊握吧!

結尾固然美滿的誇張,但這若是拍成悲劇也就失去了前面那些挫折的價值,
要是最後兩個人又殉情,
全電影院的女性大概都對愛情絕望了吧!(這是開玩笑)

即使是煙花之地的女子,受人矚目的花魁,
在楚楚動人的外表下也有一顆小女人的心。
每個女孩子都在等待著自己的櫻花繽紛盛開,
等待著那個春天能找到被疼惜被呵護的依靠。
然而對愛情的不信任和對現實的失望綁住了女人的夢想,
漸漸退縮,漸漸放棄伸出手的勇氣,

但是清葉堅持到最後終能在最後與所愛奔跑在花田中,
已經擁有更多的我們難道要放棄愛人和被愛這小小的願望嗎?

也許櫻花樹就要開了呢!

創作者介紹

乃大疾走。

黃愛波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