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在哪裡?

這部電影的文案,以及中文譯名都在加強「幸福」這個重點,
但是在這部片裡,看不到華麗的時裝或是昂貴的首飾,
看不到像「只想愛你」或是「淚光閃閃」那種刻骨銘心的愛情,

那麼它所謂的幸福到底在哪裡呢?

東京鐵塔,竣工之後世界第一。

六子來到東京後,坐在鈴木爸的車上好奇往外看的時候,
鈴木爸向她描述那個由鋼鐵組成,往天空延伸的龐然大物。
對於日本人來說,東京鐵塔在那時候象徵的,
或許是一個前往戰後新時代的標記,更象徵著未來的幸福。

建造中的東京鐵塔,在這部片裡是提味,
更是告訴觀眾,戰後這個時代,每個人都在追求著幸福。

媽媽,今天電視機會來嗎?

如果要我說最讓我開心和興奮的一個橋段,
就是全三丁目的人聚集在一起看電視的那一部份了。

我媽媽曾經跟我描述過她小時候的眷村生活,
一個村子只有那一百零一台電視,
少棒在外國拼鬥的時候,全村的人半夜互相叫門,聚集到有電視的那戶人家,
用街坊的熱情取暖,一起握緊拳頭加油著。

「空手劈!空手劈!」三丁目的人們一起在電視前這樣的喊著,
終於能看到當時最風行的摔角轉播,三丁目的人們把這一夜化為最盛大的慶典,
買電視機是一件多值得慶賀的事,好像又往那心中的東京鐵塔又更進了一步。

當大家看著那台小小電視綻開笑容,一起揮舞手臂的那一刻,
三丁目的每個人都是幸福的,
我也笑開來,似乎自己也身在其中,跟著三丁目的人一起為力道山加油。

幸福,就在小螢幕裡,那黑白的人影中。


十年以後肯定享福。

因為六子吃了變質的泡芙導致食物中毒,鈴木家購入了電冰箱。
鈴木媽媽說,這樣總算是湊齊了,電視,冰箱,洗衣機三樣,
所謂象徵幸福家庭的東西。
鈴木爸接著講出這句話。

這連接到前面鈴木爸生氣的想把六子趕出去,後來發現是自己的錯,
又向六子道歉希望她留下的一段。
「汽車產業前景相當看好,我始終相信,鈴木車行要成為鈴木汽車公司絕不是夢!」
鈴木爸爸懷抱著這樣的夢想,向六子請求,「你願意幫我嗎?」

對於鈴木家來說,「戰後」這個名詞,似乎是劃開現在將來,與過去的一條線,
他們努力著,相信著,
「戰爭也結束了,高樓大廈一定能建出來!」

十年後,一定能創造屬於自己的幸福吧。
「戰後復甦」這個詞,對於日本人們的意義,
也許就像鈴木爸爸大聲說著遠景時,那眼中像寶石一樣的閃閃發亮吧。


真的「已經不是戰後」了嗎?

在充滿歡笑和期許的鈴木家庭部份之外,悄悄的圍上了一點揮不掉的過去哀愁,
那就是宅間醫生。

裕美的居酒屋裡,常客們談到宅間這樣說著,
真的已經不是戰後了嗎?

對於宅間,戰爭已經留下了不可能消失的記憶,
老婆與孩子在戰爭中離開了自己,至今卻仍在回家時,想為女兒帶點烤鴨肉串。
宅間喝醉了,躺在草地上作著美夢,夢中有美滿的家庭,
宅間臉上的幸福在他為病人診治時是怎麼也看不到的。
「您是被貍貓精迷住了吧!」警察小哥這樣說,
也許不是貍貓精,只是無法抗拒小酌後,抑止不住的思念。

聖誕節時宅間醫生穿上聖誕老人的服裝,去幫龍之介送禮物,
失去女兒後的日子,宅間已經沒有機會在假扮聖誕老人給女兒驚喜,
他完成給淳之介的驚喜,在居酒屋裡邊喝酒邊說著「很開心」的宅間醫生,
是觸動到心裡最沉痛的,卻也是最美麗的回憶,
他對裕美說,「再這樣下去又要喝醉了」,喝醉只會陷入回憶的迴圈,
宅間醫生或許是想,那麼我也要好好面對未來呀。

這樣的宅間醫生,
從聖誕節開始才真正展開他的「戰後復甦」。


總有一天能買來的戒指,幫我戴上阿。

同樣也在聖誕夜,送走宅間醫生的居酒屋,有著另一種幸福。
落魄作家龍之介,終於決定向居酒屋的老闆娘裕美求婚。

這段在小人物生活裡的小小感情,
沒有高級餐廳的排場,沒有擺滿店面的玫瑰花,
甚至,當龍之介緊張的打開戒指盒,裡面並沒有戒指。

「對不起,跟我結婚吧!
我的錢,雖然只夠買個盒子,不過很快,盒子裡的東西,我的稿費能再多一點的話...」
「幫我戴上!」
「那個...總有一天能買來的戒指,幫我戴上阿!」

這時候裕美臉上的溫柔,暖的讓我輕輕掉下淚來。
小人物的幸福,在彼此真心交會的眼神裡,就可以得到,

這是一種信任,給彼此的一種承諾,
不在金錢物質上,而是用戴戒指這個動作,給對方最大的支持。
看過這麼多愛情求婚戲,我終於領會到,

為情人戴上戒指,看到的不是那幾克拉的鑽石,
而是圈住彼此的現在,過去,和從此刻起的未來。

即使後來裕美因為欠債而離開三丁目,
在同樣的夕陽下,舉起她的左手,仍然能看到那一個炫目的,龍之介的真心,
以及能安心相信,三丁目裡,一直會有一個男人在等著她回家。


我和你,非親非故,只是陌生人而已阿!

讓龍之介和裕美搭上線的,就是在片中扮演著舉足輕重地位的淳之介。

不停被帶到陌生環境的淳之介,最後因緣巧合的開始跟茶川龍之介一起生活,
在兩個人彼此陌生,無法好好相處的時候,
淳之介發現,原來眼前這個頭髮亂糟糟的男人,就是自己最喜歡的小說家。
也因為少年冒險團這部小說,男孩和男人有了最開始的接觸,
並發展出微妙的感情,將兩個沒有血緣的人緊緊連在一起。

龍之介是個挫敗,又飽受嘲笑的孤僻小說家,
對於人的感情表現,總是有點彆扭的,
也因此當淳之介跟一平一起去找他的媽媽,深夜才緩緩出現在街口時,
鈴木家是喜極而泣的相擁,龍之介卻是賞了淳之介一巴掌。

「別讓我擔心阿!」
「我和你,非親非故,只是陌生人而已阿!」

龍之介的手揪著淳之介的衣領,將他拉進懷裡,
揉著淳之介頭髮的手顫抖著,帶滿多少說不盡的擔心和感謝,
感謝老天爺,讓這個自己已經是不可缺少的孩子平安歸來。

這也讓裕美對於人生有一種新的感動,
「剛才真像淳之介真正的爸爸阿!」
「我來做淳之介的媽媽吧!」
如果能就這樣一起平靜的,安穩的生活著,也許也是種幸福吧。

片尾龍之介把淳之介送走,身邊突然少了些什麼的寂寞失措感,
不黯表達的他也只能藉由瘋狂翻桌來發洩,
卻意外發現淳之介給自己的小紙條,狂奔出店門,在馬路上跑到跌倒,
沒想到一抬起頭,看到自己拔足狂奔的理由,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兩個人同樣喘著氣,同樣期盼著,希望著,共同生活的願望可以實現,
只是龍之介卻想到,也許淳之介需要的是物質好一點的生活,
於是再三把小孩推開,「要養活你很不容易阿!」
嘴上還要講些無情的話來掩飾自己真正的心情。
最後實在是無法抵抗淳之介,才將他用力抱著,
「我和你,非親非故,只是陌生人而已阿...」

正因為是毫無關係的陌生人,卻有著強烈的羈絆,更令人動容。
「很快就能吃到了。」而兩個人也真心的關心著另一個陌生人,
並且相信他總有一天會回到三丁目,一起創造幸福。


不管今天,明天, 還是五十年後, 夕陽都還是會很美的。

電影的最後,三丁目的每個人都看著夕陽,
一平小朋友講出了這句話。

這就好像是在說,
新潮的雜貨店奶奶,宅間醫生,
返鄉與深愛的家人重逢的六子,
鈴木一家人,或是龍之介、淳之介,以及在別處的裕美,
三丁目的大家,日本的大家,
不管今天,明天,還是五十年後,都還是會很幸福平安。

就像那夕陽下聳立著守護著的東京鐵塔,
永遠在朝著最頂端的幸福邁進。

三丁目的夕陽也告訴了觀眾,
在其照耀之下的三丁目人家們,是何等平凡的小人物,
卻又都找到了多麼不平凡的小幸福,

屬於我們的幸福俯首即是,
懂得愛,懂得珍惜,擁有夢想,不就是人生最美好的幸福嗎?

在同樣的夕陽下,我們都住在自己的三丁目裡,
享受那最平凡卻又最輝煌的人生。

明日だって  明後日だって  50年先だってず-っと夕日は  きれいだ。

創作者介紹

乃大疾走。

黃愛波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