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dch2784525101.jpg  

  《陣頭》破憶了,我驚訝,卻又好像能想像的到。

  上兩部意外破億的台片,在我印象裡是《海角七號》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向來我是個anti一窩蜂的人,但我又無法在沒看過的情況下發表意見,所以這兩部我也都看了。

  《那些年》的暴紅原因我判斷除了女神好正之外,就是低俗牌。這個年代要不分社經地位的拉攏人心,其實低級笑話是很有效的,例如上課打手槍,或是裸體在家走路云云。也許部分觀眾看完之後好好回想會覺得「我剛才到底看了什麼鬼」,但之所以還有這麼爆炸性的口碑效應,就是大部分年輕人(我想是10-30代)都還在「哈哈好好笑」的催眠狀態中,久久不能自己。(我絕對有《那些年》批評強迫症,若您是該片的忠實擁護者,請相信自己是懂得該片真諦真心喜歡它的伯樂,不要理會我,謝謝。)

  至於《海角七號》又發生了什麼事,這就跟《陣頭》有關係了。《陣頭》在台北以外的票房衝的非常快速,再影響回台北票房(這個流程和《陣頭》現在有大量負評也應該有關係,先聲明一切都是我的揣測),這和《海角七號》效應在我印象中有點相似對吧?我決定稱之為「操你媽的台北」效應。我不知道土生土長的台北人,看到一個少年摔吉他罵一句「操你媽的台北」然後跑回鄉下老家混吃等死會有什麼認同感;恆春是很溫馨沒錯,但跟奧少年這個角色本身的正當性是沒有相關的,更不要說他在這個富有人情味又包容他的地方竟然還做出不爽好好工作這種垃圾事。所以這部片到底在紅什麼,愛情故事不夠淒美壯烈(「你留下,或著我跟你走」WTF?這很浪漫嗎?),結局沒什麼深思意義,就是配角們的故事反而不錯(我最喜歡水蛙橋段),國寶也挺可愛的。《海角七號》賣得是一種認同──在台北有多少外地來的年輕人,在異鄉遭受挫折和打擊,就需要來一句「操你媽的台北」,於是很多需要被幫助發洩的觀眾在《海角七號》獲得滿足。當然被這樣產生的口碑吸引進戲院看的其他觀眾(如我),大概就是電影映完拿著爆米花很傻眼而已。

文章標籤

黃愛波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